宇宙大爆炸发生一百五十亿年之后,给他的掌声才终于响了起来。

晒我爹的手作盆&景

“她在来的路上,一直哭泣,不分昼夜。”

在亚伯拉罕以下
望向四方

“她那时候还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”

老远跑去了绥芬河,
喝光瓶底最后一滴酒。
满足欲望却,
再也洗不干净双手。

封面是一张以前的画,
内容是一本还没找到入口的书

满足了欲望
洗干净双手

临摹练习新玩法

晚一天倒塌的高楼,迟一年散去的宾客。

晚一天倒塌的高楼,迟一年散去的宾客。

晚一天倒塌的高楼,
迟一年散去的宾客。

#每日账目# <The Rose and the Yew Tree>

© 晚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