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宙大爆炸发生一百五十亿年之后,给他的掌声才终于响了起来。

好像讲父亲临终前嘱托儿子,重写他生前最后一本书的意义。我把手下的稿改了改磨了磨,失望指数却越来越高。
失望的不是始终画不如意,而是内心说“算了就这样吧”的声音越来越大。 

评论(1)
热度(23)

© 晚門 | Powered by LOFTER